奇書網 > 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 > 第3262章 誰說吾王魂靈不健全了?

第3262章 誰說吾王魂靈不健全了?

奇書網 www.xozfbv.live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最新章節!

    雖說姬月很兇,但東陵鱈卻覺得甚是親近,且非常的信任姬月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這種感覺從何而來,卻能篤定,姬月一定不會傷害他,哪怕他一直在覬覦姬月的姑娘。

    那側,攝政王滿身春風,驕傲得意,等待著玄冥軒調查出來的結果。看軒人道:“珍稀法寶除靈針的確由族長府李總管所購,那青靈鴿也很奇怪,而且兩次試煉之地,都是隋族長強迫青蓮王去的。更加奇怪的是,第一次進入試煉之地后,全

    族上下,沒有一個醫師發現除靈針的存在,可見醫師都已被收買了。”

    四位玄冥大師們互相探討青蓮之事。

    大族老道:“諸位玄冥大師,可以證實的是,吾王魂靈內有六根除靈針,再也不是健全的魂靈了,沒有成為青蓮王的資格。”為首的玄冥大師捋了捋花白的胡須,聽見大族老的話表示贊同點了點頭說:“在青蓮玄冥的地方,的確有這么一條規矩,青蓮王必須是魂靈健全,若如你這么說,青蓮王不

    能為王了。可是,在青蓮,只有皇族血脈能成為王,據我所知,整個青蓮族,只有東陵鱈持有純正的青蓮皇族血脈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大族老暗暗一喜,道:“玄冥大師有所不知,青蓮帝師大人,乃青蓮王一母同胞的弟弟,身體里流著最純正的青蓮皇室血脈。”

    大族老此話一出,引起軒然大波,四面八方圍聚在一起的青蓮族人們,惶惶如斯,驚詫不已,滿地的嘩然聲。

    就連東陵鱈都怔住了,他驀地朝夜歌身旁的攝政王看去,雙手輕絞著袖衫,眉峰壓低,輕輕蹙緊。

    攝政王,是他的弟弟嗎?

    這個消息,東陵鱈無法消化的。

    顯然,當著玄冥軒的面,大族老敢這么說,必然是有底氣的。

    若非攝政王體內當真有青蓮皇室血脈,大族老絕對沒有這么大的膽子。

    其中之一的玄冥大師給了看軒人一個眼神,看軒人立即拿出法寶水鏡,再取出攝政王和東陵鱈的血。

    兩滴血落在法寶水鏡,在眾目睽睽之下,竟融合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軒人心思沉重,朝著四位玄冥大師點頭說道:“青蓮帝師是皇室血脈,大概是青蓮王的胞弟。”

    這片天地,唯有風過聲,寂靜使然。

    隋靈歸絕望地閉上眼,往后退去,最終無力地坐在碎石上。

    隋靈歸低下頭,凌亂的發,疲憊不堪的身軀,唇邊一抹苦澀而無奈的笑。

    攝政王早便圖謀了今日,等功成名就之時。

    隋靈歸仰頭閉上眼,內心的野獸發出咆哮的怒吼:她,糊涂啊……

    時至今日,才看見了攝政王的狼子野心,過去上萬年的時間,都被攝政王的道貌岸然給騙了。

    面對攝政王的計謀,隋靈歸已是無力……

    難道,只能眼睜睜看著江山易主換人笑嗎?

    玄冥大師負手而立,看了眼法寶水鏡,點頭道:“如此說來,帝師有資格繼承王位了。”大族老率先跪下,仰起頭來,作揖:“玄冥大師們,這萬年來,帝師的功勛都是有目共睹的,他把青蓮一族打理得井井有條,族人子民們皆是愛戴尊敬他。比起現在神智不

    健全的東陵鱈,一心為青蓮和族人著想的帝師更有資格成為青蓮王啊!”

    周圍的青蓮族人們全都跪下:“請玄冥大師立帝師為青蓮王。”

    攝政王謙卑有禮:“玄冥前輩,晚輩無心爭奪王位,還是由皇兄來為青蓮王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攝政王側目瞅去,笑意正濃,看啊,經過這么多年的洗腦,青蓮的族人們只認他這個愛民如子的攝政王,誰還會掛念一事無成的東陵鱈呢?

    尤其是東陵鱈復位后做的事情,沖動任性,幼稚自私,正合了攝政王的意。

    不能怪他。

    是東陵鱈自己沒那個能力本事,還把王位一步一步推給了他。

    更何況,事實正是如此,比起愚不可及的東陵鱈,他更適合青蓮王這個位置。

    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

    距離王位,僅僅一步之遙……

    終于等到了這一天,即便還沒親自戴上王冠,攝政王的心情已經放松了許多。正在玄冥大師們思考之際,三族老躬身拱手:“諸位大師,就算帝師是青蓮皇室血脈,可只要青蓮王還活著,就不該讓另外的人來傳承王位。玄冥軒帝姬、蒼帝所設,為的是懲處昏君佞臣,而青蓮王既不是昏君,也沒有暴政,甚至在三鼎一戰中為了維護天下的和平,不惜以身犯險,舍己為人,犧牲了自己。若他不能為青蓮王,世上誰還有

    資格敢在青蓮稱王?”

    諸多的族老之中,也就只有三族老敢冒著風險出來為東陵鱈說話了。

    那側,受傷的五族老亦是行禮:“玄冥大師們,東陵鱈是太祖欽點的青蓮王,不能廢啊……”

    攝政王冷漠地看著兩位族老的垂死掙扎,最后的跳梁小丑,根本不足為懼。只見大族老冷哼一聲,嘲諷地說:“大族老、五族老你們這是什么意思?難道要一個魂靈不健全的人,成為我們的青蓮王嗎?現在的青蓮外憂內患,已沒落了太多,遠沒有

    當年的實力底蘊。邪殿即將復出,一個傻子,只怕會帶著我族在天地浩戰中全軍覆沒!”

    玄冥大師喃喃道:“的確,吾王魂靈若不健全的話,只怕會淪為他族的滑稽笑談。”

    玄冥大師開了口,說了話,三族老、五族老面容眸色俱是黯淡無光,再看大族老春風得意,笑看兩位族老。

    攝政王立而不動情緒沒有什么變化,一切都朝他所設想的發展,毫無意外。

    隋靈歸也罷,青蓮王也好,都是意料之中的弱,并非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誰說吾王魂靈不健全了,吾王魂靈,可好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,眾人下意識地回頭看去,卻見天地盡頭,混混沌沌的子夜昏暗時,月光慘淡,走出兩道身影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。

    老人頭發蓬亂,亦有獨特的氣質。

    年輕的姑娘披風搖擺,紅袍著身,面上的蝶形面具盡顯妖冶。

    她沙啞的嗓音,響徹在每個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隋靈歸看見了輕歌,心臟一顫,臉上揚起了笑,竟是萬分的激動。

    猶如,天神降臨!

    姬月嘆氣,隨手一抬袖遮住了東陵鱈的眼睛,不讓東陵鱈去看。

    真想把小媳婦兒藏起來。

    不然總要被一頭頭狼給惦記著。小月月表示很是不爽。
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概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