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手術直播間 > 1926 訓練有素(月票50500加更×101)

1926 訓練有素(月票50500加更×101)

作者:真熊初墨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奇書網 www.xozfbv.live 最快更新手術直播間最新章節!

    來到急診搶救室,直接上了呼吸機輔助呼吸。純氧吸入,患者的血氧飽和度好了一點。

    但王總知道,這只是暫時的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個手勢,配合日趨熟練的護士拿著注射器上來抽血,準備送檢。

    而王總則拿著聽診器開始聽診。

    就像是急診宋醫生說的那樣,雙肺呼吸音清,有少量啰音,但絕對不是氣胸。

    王總的眉毛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心電監護,心電是竇性心律,只是頻率極快,考慮是乏氧導致的。

    沒辦法,王總決定冒險做個肺部CT,然后直接送ICU。

    還沒等他找人給ICU打電話,護士驚訝的喊道:“王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總轉過頭,他自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抽血的針管里,抽出來的是藍色液體,而不是動脈、靜脈血的顏色!

    藍色……

    王總的腦子嗡的一下。

    他腦海一片空白,直接短路。

    雖然學過,但是王總從來沒親眼見過藍血。一瞬間他一點想法都沒有,到底是什么鬼東西能導致血液是藍色的?

    但彈指之間,王總馬上想起來亞硝酸鹽中毒會導致藍血的癥狀發生。

    “直接送ICU!”王總吼道,“告訴ICU住院總,不行找錢主任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讓護士連接靜脈通道,然后帶著呼吸機,直奔ICU 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鄭仁站在街邊,看著蘇云一個又一個的腦洞冒出來,覺得有趣。

    他遠遠的點了一根煙,找了個僻靜的地兒抽著。

    生活要是永遠如此,有個愛的人,有一群不著四六的朋友,有歡聲笑語……沒有急診大搶救和那么多傷病,該有多好。

    他心里還是有數的,一根煙抽了一半,手機響起。

    拿出來一看,是王總的電話。

    這是因為自己沒回去,直接打電話怪罪了?鄭仁笑了笑,嘴角上揚。

    “王總。”鄭仁笑著問到。

    “嗯?藍色?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在ICU對癥搶救,我馬上過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,鄭仁收起手機,吼道:“急診搶救!”

    雖然已經很晚了,但是大家玩的很H。路人們看的眼熱,都不肯走。有這么兩個漂亮的姑娘玩短視頻,不看看現場直播都覺得對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即便是帶著女朋友或是老婆的男人,也不斷的回頭看。只是他們……實在留不下來,基本都被女人拎著耳朵、面色不善的給抓走。

    即便這樣,路邊也聚集了幾十號人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在海城,這個點基本沒人了。要是在帝都,怕是會引來幾百人的那種圍觀。

    聽到鄭仁的吼聲,蘇云直接一躍而起,謝伊人收起手機,剛剛還開開心心的錄制短視頻的俊男美女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連十秒鐘都不到,沒人惋惜,也沒人嘮叨。

    似乎他們一直在等待這么一刻,腦子里永遠有根神經不會松懈。

    躍上車,沃爾沃XC60和小馮的寶馬X5已經發出轟鳴聲。

    一路揚塵而去。

    目睹這一切的圍觀吃瓜群眾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什么是專業,什么是素質,在剛剛的那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“什么患者?”蘇云上車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“呼吸窘迫,血液呈藍色。”鄭仁道。

    “亞硝酸鹽中毒?”蘇云問道,“吃泡菜吃的?”(注1)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鄭仁皺眉,“王總說,患者是年輕男性,他晚飯和女朋友一起吃的。他女朋友什么事兒都沒有,就是哭的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蘇云也知道剛剛電話里根本說不了那么多事情,即便自己問,自家老板知道的估計也就這么多。

    馮旭輝開車,他沒有插話,只是沉默的把車開到限速,一路直奔海城市一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馮,去住院部,患者在ICU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路上,鄭仁只說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他在琢磨問題出在哪里。

    含氧量豐富的血液是呈鮮紅色的,患者血液血紅蛋白中血紅素基團鐵離子出現異常,也無法釋放被結合的氧氣,導致全身呈現缺氧的狀態。

    在很早以前,大豬蹄子剛剛出現的時候,遇到過一次亞硝酸鹽中毒的情況。

    急診急救很簡單,只是靜點美蘭就可以。

    估計王總也懷疑了亞硝酸鹽中毒,要不然不會特殊告訴自己患者的女朋友晚飯一起吃的,但沒什么事兒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個情況?

    還有什么會引發血液變藍呢。

    一想到阿凡達一樣的患者,鄭仁一個頭就變成兩個大。

    身體發青,還是很嚴重的那種,在臨床上叫做紫紺。血液無法攜帶氧氣,患者隨時都會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再急也沒什么用,鄭仁估計ICU里正在忙著搶救,再急想問什么也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即便有人在,鄭仁也不知道應該問什么。

    只能一點一點找蛛絲馬跡,去尋覓病情到底是怎么來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怎么考慮?”蘇云忽然打破沉默,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變性血紅素血癥。”鄭仁道,“要不沒辦法解釋血液變成藍色的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用亞甲藍或是美蘭?嘗試性的治療,會有風險。”蘇云的語氣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沒事,風險不大,只要不是皮下或是鞘內注射……”說著,鄭仁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到了再說,我還是堅持認為要用亞甲藍試試。”鄭仁道,“最起碼現在還是堅持。”

    蘇云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嘗試性治療的話,用藥量之類的都需要控制。反正現在也沒什么頭緒,估計看見患者后也就明白怎么辦了。

    最快的速度來到海城市一院,馮旭輝的車猛地急剎,輪胎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。

    鄭仁在隱約的焦糊味道中沖下車,也不按電梯,一路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馮旭輝可跟不上,他知道鄭老板能跑的比電梯快,自己卻不行。

    他把車停好,取下來一個大箱子。

    里面有什么耗材、設備,馮旭輝心里有數。基本臨床常用,海城市一院還沒有的罕見耗材,這里面都備著。

    他拎起拉桿箱,快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剛進到大廳,就接到電話。是劉曉潔打來的,說是謝伊人等人直接去手術室,要是有需要,打電話這面就能準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注1:肯定不是亞硝酸鹽中毒,重復的病例不會寫。我看前面的本章說,很多同行猜到是怎么來的,吃泡菜吃的,就是本章說里說的。
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概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