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大醫凌然 > 第899章 枯燥

第899章 枯燥

奇書網 www.xozfbv.live 最快更新大醫凌然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我來……查房。”凌然走進ICU里的時候,心情一陣振奮,差點就將“幫忙”兩字給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ICU里的護士也很興奮,卻是一點都沒在意這種細節,只在凌然耳邊報告:“凌醫生送來的病人,我們都有注意的,現在比較不穩定的就是2床,心衰了兩次,4床今天的尿有點少……其他狀態都還行……”

    ICU里,最常見的是看著“必死”之人,慢慢的活了下來。當然,忽如其來直接死去的病人,也是不罕見的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醫生送來的,諸如嚴重心梗腦梗,器官衰竭乃至于病因不明的患者,凌然送到ICU里的病人,往往有著更好的恢復,尤其是擇期手術的病人,在ICU里住的時間都很短,許多時候都是預防性的,這也為凌然在醫院內部,創造了極好的名聲。

    醫院里,護士才知道哪個醫生的技術最好。

    ICU里,才知道哪個醫生的手術刀最細膩。

    凌然給出一個符合社會期待的微笑,接著就將自己的病人,一個個的看過去。

    他此前也是經常來ICU查房的,這也是ICU所能接受的極限了,他們還做不到像肝膽外科那樣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左慈典沒能跟進去,送走了王家四兄弟,就回到原來的位置,隔著玻璃觀察。

    ICU里集中了醫院里狀態最差的病人,查房也是以查居多,大部分的病人都是無法開口說話的,能夠有清醒的意識,回答一個是或者不是的問題,都能耗光他們的精力。

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查房也與平常不多,更多的是看檢查報告,看各種數據,常規的ICU病人,也都會做血培養、痰培養等等,沒事拍個CT照個B超,查一套生化等等,?積累下來的各種單子,也能夾一本書。

    凌然有意翻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心臟手術,他很早就感興趣了,事實上,每個醫學生進入醫院的時候,都可能會有一個做心臟手術的夢。只不過,有的人的夢想在畢業或分科的時候,就被擊碎了,有的人的夢想在進入心臟外科的時候,才被擊碎。

    新人進入心臟外科,是很不友好的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心臟外科的難度大,還因為心臟外科內部的競爭還很強,任何一家水平足夠的心臟外科,都意味著數名乃至十數名成熟的外科醫生在嗷嗷持刀。

    任務給出的大師級心臟外傷修補術,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。

    凌然向四周看看,然后再默看面前的報告,漸漸的沉浸到正常的查房狀態中,就像是他此前做過的那樣。

    一名護士亦是笑瞇瞇的跟著凌然幫忙。

    左慈典在窗戶的另一端,看的一陣羨慕。

    ICU的護士可是出了名的兇,要看到這樣的笑容,可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沒有病人出現危險。”王傳文的聲音,從背后傳來。

    左慈典有點被嚇到,沒好意思生氣:“您怎么又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沒意思。”王傳文隨口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早就不是別人說什么,就認什么的小年輕了,現在愿意給出一句解釋,已經是看在對方醫生的身份上了。

    左慈典回頭看看后面的王傳明,王傳貌和王傳富,發現王家兄弟在一起的時候,名字是真好記……

    “左醫生?”王傳文碰了一下有些恍惚的左慈典,道:“看起來,里面的情況,沒有像你預計的那樣發展啊。”

    左慈典點了點頭,再低聲道:“ICU里的病人,出現危險是很常見的,不可能一直平靜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左慈典又特意道:“你弟弟王傳禮先生的病情,在ICU里算是比較輕的,所以,您也不用太過于擔心。”

    王傳文搖搖頭,道:“你一邊說不用擔心我弟弟,一邊又說ICU里的病人出現危險很常見,我該信哪個?”

    左慈典愣了一下,只能認真解釋道:“重癥監護室里的病人,是匯集了全醫院的危重癥病人,而我們急診送過來的病人,比如您弟弟,雖然是很嚴重的車禍了,畢竟還比較年輕,身體基礎比較好,又是凌醫生做的手術,所以,您弟弟的病情才相對穩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就好。”王傳文沒有再逼問下去,再看向ICU里,問:“這要等多久。”

    左慈典未答,王傳文身后的老五王傳富,這時候幽幽的道:“ICU里這么多的醫生和護士,肯定不是擺設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王傳文點點頭,他其實也是這么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正想著,一臺靠近門邊的監視器,滴滴滴滴的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凌然一個健步,就搶在所有人前面,來到了病人床邊。

    “凌醫生?”主治醫生有點懷疑,有點不確定的看向凌然。

    “我來幫忙。”凌然解釋。

    這要是換成一個小醫生,主治鐵定是要罵回去的,但是,面對凌然,主治就不敢亂嚷嚷了。

    外科室的醫生,在ICU里遇到了情況,想要幫忙,允不允許?

    強行拒絕,似乎也沒什么必要。

    主治想到這里,表情變的釋然起來。

    凌然靜靜地看著主治的臉型,不斷的發揮著變化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里,賀遠征也曾經有過這個階段……凌然回想這個過程,感覺蠻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右側瞳孔放大,左側呼吸減弱……”主治醫生還是掌握著主導權,迅速的報出檢查結果來。

    凌然自然而然的伸手,給病人做了腹部觸診,結果并不令人滿意。

    “多巴胺維持血壓……準備左側胸腔引流,請胸外科的醫生過來會診……”主治醫生下了命令,又不免心虛的看向凌然。

    單論技術,云醫的醫生對凌然都是服氣的。

    凌然微微點頭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準備腹部超聲,做心電圖,動脈血氣分析……”主治醫生得到了凌然的認可,瞬間信心大增,下醫囑的時候,聲音都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凌然乖乖的做著配角,并沒有要爭奪權力的意思。

    事實上,ICU的病房里,也沒什么權力好爭奪的。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搶救,下不完的醫囑,沒有人想給自己攬活的。

    不過,兩人合作,做的還是比平常要輕松。

    有凌然做助手,主治醫生輕松的給做了胸腔引流,抽出了大約300毫升的血性液體,再看出血速度明顯放緩,不由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外間。

    左慈典也松了口氣,再向王傳文笑笑,道:“有點枯燥吧。醫院就是這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看到這樣的凌醫生,才更讓人放心。”王傳文看著做助手也一絲不茍的凌然,卻是一臉的贊賞。

    左慈典:╮(╯▽╰)╭
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概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