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> 509.機器

509.機器

奇書網 www.xozfbv.live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求生游戲最新章節!

    刀被拔出來的瞬間,整座墳都塌了,化作幾縷細沙消散。

    唐元掂了掂這柄刀,沉甸甸的,觸感一陣溫熱,就好像這柄刀是活的一樣。

    剛才涌入他大腦的應該是木瞳的記憶。

    “原來我和她很早以前就是朋友嗎?”唐元雖然已經看到了她的記憶,覺得有點唏噓,但卻沒有任何悲傷或者憤怒的感覺。

    刀身漆黑無比,質感樸素,唐元看到了映在刀身上,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他漆黑的眸子中倒映著這柄刀,沉穩的如同波瀾不驚的深潭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無可救藥,她這么幫我,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。不過從另外的角度看,這個系統針對我的計劃成功了,他們把我變成了冷淡的木頭。”

    唐元此時才明白,為何在那個漆黑的空間中,木瞳眼中涌出的情感幾乎要把他吞噬。

    她已經覺得這個計劃不對,當她后悔時,唐元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塊木頭。

    “她其實想讓我遵循自己的執念吧,但我已經不那么糾結于執念了。”

    最開始求而不得的自由,如今就在放到唐元的手里,他也不會有絲毫激動。

    就算執念無法達成,他也會接受現實,繼續過日子。

    是木瞳親手磨滅了過去的唐元。

    她想讓過去的唐元回來,但已經晚了,現在的他不會有她所期待的反應。

    “順其自然,開心就好。”這是唐元現在的心態,凡事能求到最好,求不到也不必強求,搞得自己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【你這種心態簡單概述起來就是:盡人事,聽天命,不注重結果。

    備注:你確定嗎?你如今的感受并不完整,因此你無法做出更適合的選擇。】

    “或許是這樣吧,但現在我已經這樣了,何必再去想象以前的我會做出什么反應,我只要讓現在的我滿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唐元沒有怎么糾結過去的事,他把精力放到現在來。

    暫且不談他自己的問題,現在的木瞳很明顯也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“她對我這么好,為什么后來又把我困在這個假冒的亡者之都中?”

    現在這個木瞳和以前那個木瞳的代號不一樣,所以她們是兩個人嗎?

    但這個B9528號也分明保存著木瞳的記憶,怎么性格就差了這么多?

    “我能從B9528號駭入進來,看到之前的記憶,那就說明她們是一個人,或者記憶和資料是共享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元心中充滿疑問,迫切的想解開木瞳的秘密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須繼續深入下去。

    【你現在可以綁定“孤墳”,要綁定嗎?】

    “孤墳?是這柄刀的名字?”

    【是的。】

    唐元選擇了綁定,隱隱中他有種繼承了別人遺物的感覺。

    黑刀散發出幽幽的光,唐元似乎感受到有什么東西隨著那些光消失了,同時他也感覺和這柄刀的關系更加親密,仿佛它就是他身上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【“孤墳”已綁定。】

    【孤墳:原擁有者,木瞳。

    能力:將刀插進目標后,可以清除對方的記憶數據。

    隱藏能力:似乎是通向某處的鑰匙。】

    【第一層防火墻已破解,現在開始破解第二層防火墻。】

    唐元把孤墳收起來,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周圍的環境早就發生了變化,他已經離開了白色的迷宮,來到了一片生產著粉色植物的世界。

    天空中懸掛著藍色的太陽,風中飄來悠揚的曲子。

    周圍的植物茂密旺盛,看似雜亂無章,卻組成了一座龐大的迷宮。

    唐元邁開步子,走進了植物迷宮。

    隨著他進入迷宮,微風浮動,樹影搖曳,讓整片植物迷宮仿佛翻騰的海水般,一層一層泛起漣漪。

    前方似乎出現了一道很熟悉的人影,他轉身過來,招呼唐元快點過去。

    “王宇?”唐元瞇起眼睛,對方就是他的大學室友,一起住了四年的寢室老大。

    他為什么出現在這?

    “快來,在磨蹭下去就要天黑了。”王宇有些不耐煩。

    唐元走近了一些,對方的身影也更清晰。王宇背著一個大登山包,穿著一身休閑服和登山鞋。

    恍惚間,他看了看自己的打扮,穿著薄襯衫,背著背包。

    薄襯衫早就被打濕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山頂,我們就要把帳篷搭起來。”王宇在前面走著。“還好咱們這地方比較偏僻,就算是旺季也沒有多少人來,不用人擠人了,否則到天黑我們也爬不到山頂。”

    植物迷宮不見了,山里的普通植物和一條蜿蜒而上的石頭臺階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我剛剛不是在……”唐元晃了晃腦袋,但卻突然想不起來他剛才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們距離山頂還有很久呢。”身后一個女聲說。

    她身上背著背包,皺著眉頭,額頭上布滿了汗珠,甚至,她的在上臺階時雙腿都在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該聽你們倆的攛掇,好好的假期和你們一起爬山,我的腿要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齜牙咧嘴的說,把手放在了膝蓋上,感受著顫抖的雙腿。

    唐元認識她,她也是他的大學同學,關系還不錯。

    此景此人,一下子讓唐元代入了畢業前的登山活動,他甚至以為自己就在這里。

    隱約間,他覺得自己忘記了什么,但看到王宇他們轉身說話,就什么都想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對勁。”唐元再次警醒。

    “快點上來,你在想什么,再磨蹭我們倆就不等你了,到山上后先把食物都吃掉。”王宇在上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一起吃才香。”唐元頓時被這句話打岔,本能的回復道。

    接著,他爬著臺階,

    一步,

    兩步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十層,

    三十一層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是往上,他的注意力就越集中。當腦中只剩下“我要爬到山頂”這個念頭時,唐元已經完全忘了他是怎么到這里來的,完完全全以為自己正在和王宇一起爬山。

    山頂上有專門為游人準備野餐的地方,他們會在那拿出帶來的食物,然后一邊聊天一邊吃掉,最后把帳篷支起來,在山頂上過夜看星星。

    之前,他們寢室幾個人都特別懶,總是說著要出來爬山,但直到快畢業了,都沒有一個人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快要畢業了,必須要把過去承諾的事情做到。

    唐元的大腦中不斷閃回著他上學時的日子,這些記憶正不斷的自我加強,慢慢的把另一些記憶擠到角落中,甚至驅逐。

    旁邊的女同學正用得逞的目光看著唐元。

    她清楚的觀察到了唐元這一路來的表現,從最開始的懷疑到現在完全入戲。

    很好,上個版本產生的bug,她快要修復了,只要唐元爬到山頂,這個補丁就能打上了。

    唐元是個心思縝密并且好奇心旺盛的人,雖然利用他喜歡探究真相這一點,編造出一個近似真相的故事誤導他是一個很好的思路,但終究還是會被識破。

    因為編造出來的故事還是會有破綻。

    而現在,她利用已經發生的事情來把唐元一點點代入她的節奏。

    現在劇情進展到唐元和同學一起出去玩,爬完山下來后,就會遭遇車禍死亡,隨后再把他帶到游戲中。

    這樣他就會以為自己是死亡后進去的。

    正當她得意時,唐元突然轉身,用極為清醒和犀利的目光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雖然一起爬山是很美好的記憶,但我可記得當年陪我們一起來的可不是你啊。”唐元說。

    唐元眼中的這位女同學的樣貌漸漸模糊,然后木瞳的臉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每爬一層樓梯,過去的記憶就會淡一分,你想通過這種單調又重復的活動把我一點點催眠,如果我真跟你們爬上山,估計就要被你完全帶跑了。”唐元揚起嘴角,隨著這句話說完,他重新回到了植物迷宮中。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已經來到了迷宮的中間。

    對面站著震驚又不滿的木瞳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逃脫的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在你催眠我之前,我就已經在給自己植入一個強暗示:我就在植物迷宮中,無論看到什么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有防備的情況下,你是不可能成功的……雖然我確實有一瞬間忘記了一切,但很快就想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有ECHO眼提醒,唐元是不可能忘記自己到來的任務的。

    “又失敗了……”她喃喃道。“冒著風險,甚至不惜讓你入侵進來,就是為了讓你進入我的圈套,沒想到還是失敗了。”

    唐元叫出雞哥。

    修格斯伸出無數只觸手,把面前那位木瞳纏住。

    隨著觸手漸漸收緊,木瞳就像是蠟燭那樣漸漸融化了。

    原地只留下了一柄黑刀。

    唐元走過去撿起來,和“孤墳”不同,這柄刀散發著冷冰冰的溫度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B9528那樣,是一個為了完成任務的精密機器。

    【是否要綁定“機器”。】

    唐元當然選擇了綁定,黑刀散發出幽暗的光芒,一股寒意從刀柄流入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【“機器”已綁定。】

    【機器:原擁有者,木瞳。

    能力:將刀插進目標后,可以清除對方的記憶數據。

    隱藏能力:似乎是通向某處的鑰匙。】

    【第二層防火墻已破解。】

    【所有防火墻已經破解。】

    隨后唐元來到了一片荒蕪的沙漠。

    沙漠上遍布著墳墓,每個墳墓上都插著一柄黑刀。

    唐元走到一個墳墓前,盯著上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木瞳:B8036。”

    他又走到另外一座墳墓前。

    “木瞳:B401。”
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概率